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一起写读书 >> 妖魔哪里走 >> 第513章 512.笃笃 笃笃(怕冷的姑娘来抱住弹壳)

第513章 512.笃笃 笃笃(怕冷的姑娘来抱住弹壳)

偷袭者所用手段很是古怪,武器是一截丝,敢钻茅坑。

王七麟本来以为是铁丝,其实不是,这东西韧性和强度像是铁丝,却能被火焰焚烧。

于是当人逃走后,现场便没了痕迹。

只有火焰在燃烧。

有人发现茅厕走火便大喊大叫起来:“不好啦,快来人呀,茅厕着火啦!”

又有人慌张吼叫:“茅厕怎么着火?有人在里面点火吗?”

“在茅厕点火做什么?都说茅厕点灯找屎,那茅厕点火呢?要烧屎吗?”

这是是非之地,王七麟想赶紧放水然后跑路。

结果酒楼的小二们反应很快,短短一会就有人跑了进来。

看见王七麟在茅厕里这人愣了愣,王七麟操着水龙头淡定的说道:“我在灭火!”

小二茫然问道:“可是这里怎么会着火?”

王七麟低声说道:“跟听天监有关!真的,火是你们这里听天监的高官搞出来的!”

小二下意识叫道:“我们茅房着火是袁青大人搞的?你在糊弄我吧?”

王七麟可没有糊弄小二,这火就是与他有关,他也说了是听天监高官搞出来的。

但小二怎么想他就不管了。

他又找小二打听了一下,茅坑下头是很大的粪坑,粪坑外面有开口。

茅厕内外都有水桶,酒楼员工们几桶水上去把火给熄灭了。

不少人跑来看热闹,茅厕着火这种事可是罕见。

王七麟也混在人群里,好像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谢蛤蟆、徐大、胖五一闻讯而来,徐大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回事,七爷,你上厕所到底是去放水还是放火的?怎么把厕所给烧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尿里有火?”胖五一嘀咕道。

王七麟给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瞎说什么呢?”

他又对徐大说道:“这火与我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怀疑我?”

先前火焰顺着丝线燃烧的时候把他袖子给烧坏了,王七麟已经脱掉了外套,所以他不明白徐大怎么能第一眼就把火灾现场跟自己给联系了起来。

徐大说道:“七爷你跟大爷整这些有的没的干啥?你五行缺坑,所以老被人坑;偏偏你又命里多事,老是惹事,厕所着火这种破事绝对与你有关。”

王七麟愣是无话可说。

掌柜的到来主持大局,人们逐渐散开。

等到围观者散去,王七麟才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三人。

胖五一得知这人刺杀不成钻坑里跑路的,他大吃一惊:“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屎遁?”

王七麟又给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你文化水平不高骚话不少,以后隔着徐爷远点。”

谢蛤蟆喃喃道:“无量天尊,这人是个专业刺客,一击不中,遁逃千里。而且为了跑路,无所不用其极,竟然敢于钻茅坑。”

王七麟这点也很服气。

刺客身手比他差,而且他有八部天龙剑阵这等强悍武技,按理说刺客逃不掉,露面后他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被王七麟抓住,一条路是自尽身亡。

王七麟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在不弄死的前提下抓住他。

无论他能上天入地,还是能化身为鸟兽,他都跑不了,金翅鸟带开门剑可以缠住他,其他四把神剑再出,一定能困住他。

可是他找到了唯一的求生之路:钻茅坑。

王七麟分析道:“这个刺客确实是职业的,咱们来参加酒宴是临时决定,这刺客便想到了在厕所埋伏我的事,这里绝对是最好的刺杀之地。”

“而且他到来后还侦查了环境,找到了退路,这点很厉害。”

说着他皱起眉头:“那么大家伙来分析一下,刺客是什么身份?”

徐大指了指蜀地方向:“祯王?”

王七麟摇摇头:“祯王实在没必要追着咱们动手,因为从明面上来说,咱们观风卫与他还没有任何利害冲突。”

“而且咱们与祯王手下交过手,祯王方面已经知道我的身手,他们若要刺杀我,怎么会派一个如此平庸之辈?”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七爷,你刚才说错了一点。”

“你说咱们来参加这酒宴是个临时决定,刺客没有提前准备时间,也是临死做出了刺杀你的计划。”

“其实不是这样,是咱们临时知道来这里参加酒宴,而常贺礼方面可以在见到你的时候便想好来中午宴请咱们的地点。”

胖五一道:“也就是说,是常贺礼安排人来刺杀七爷?这狗官!”

谢蛤蟆抚须笑道:“老道可没有这么说,不过老道觉得沉一家乡这件案子是一起大案子,咱们本来想明走真定府暗度锦官城,现在来看咱们暂时恐怕要被缠在这里了。”

王七麟琢磨道:“如果有人不想让我查这案子,所以来偷袭我,娘的这可是好大的胆子了!谁敢这么干?”

“敢刺杀铜尉的,要么是前朝余孽这种不怕被满门抄斩的亡命之徒,要么就是权势更大不怕被查到真相的高官,比如银将、金将。”徐大说道。

王七麟道:“雷家?”

徐大面色凝重的缓缓点头。

王七麟想了想,却摇头道:“不管当年大河改道怎么回事,雷家都是咱听天监的人,他们不至于动辄就要杀我。所以应当不是他们,我有其他人选。”

“谁?”胖五一好奇问道。

王七麟说道:“你把你们族里搬迁到牛郎沟潦水寒潭的秘密告诉我,咱们俩来交换机密。”

胖五一茫然问道:“什么秘密?我们族里搬到牛郎沟不是因为与旁边的旱渴有矛盾吗?”

八喵把小脑瓜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见此王七麟明白了,胖五一并不知道青凫一族搬迁的真实原因。

八喵知道。

但这小傻子不会写字,只会瞎比划,王七麟私下里问过,结果也没能理解它的意思。

经过偷袭,这顿饭也就这么回事了。

王七麟让人将常贺礼和袁青分别送回家中,然后找酒楼掌柜的去查看这粪坑。

掌柜的得知他们这要求后有点麻爪:“去、去看粪坑?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

徐大从胸口往外抽偃月刀。

见此掌柜的不废话了,赶忙说道:“去看去看,小人这就派人去看,但是看什么呀?”

王七麟说道:“查看一下你们粪坑有没有异样。”

结果一会后下粪坑的老汉上来说,粪坑里头还真是有异样,旁边被人打了个洞,看洞穴样子像盗洞,就是最近刚刚打出来的。

掌柜的听到这话便愣住了:“往粪坑里打盗洞?这是为了偷粪不择手段了?就是偷粪而已,至于打盗洞吗?”

洞穴通往后巷之外一处荒废小院,院子里有泥土堆,确实是新鲜泥土。

王七麟背着手转悠了几圈,说道:“再去衙门一趟。”

“去衙门做什么?”徐大一边走一边问道。

王七麟说道:“我想去确定一件事,如果能确定了,哼哼。”

他到了衙门之后没能进去,在门口让人挡住了。

好几个百姓跪在他面前:“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

带头的是上午他解救下来的陈氏,陈氏一个劲磕头,这是真心给他磕头了,脑袋磕在路面上砰砰的响。

八喵从他背后爬到肩膀露出头张开嘴巴吃惊的看:磕个头而已,至于要这么卖命吗?

陈氏身边还跪了个健硕少年,少年指着八喵笑道:“这猫真可爱,长得胖嘟嘟,咧开嘴露出了小虎牙。”

八喵瞪眼吓唬他:喵爷很凶哒,山里的大虫都是喵爷的远亲,喵爷是小虫!

王七麟上去扶起陈氏等人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上午本官并没有特意去帮你,只是主持公道罢了,不值得你们一直谢我。”

陈氏含泪说道:“青天大老爷救奴家一命,也是救奴家全家一命,奴家这辈子都还不上您的恩情。”

王七麟摆手道:“你不要这么想,你捡了别人的东西还给别人,这是你的本分;我是当官的,当年被人冤枉了要还你清白,这是我的本分。”

“我们都在做自己的分内事,无愧于心就好,何须要让人去铭感五内、没齿难忘?”

掌声响起来。

王七麟愕然扭头,看到鼓掌的胖五一对他点点头并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就像首长在肯定红小鬼。

有人讷讷道:“青天大老爷您是听天监的大官,您一定有大本事,能不能救人救到底,也救救陈氏的儿子陈尚?”

陈尚面含微笑,冲他们微微点头。

王七麟看出来了,这孩子精神上有点毛病。

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说道:“魂魄不稳,他被吓到了,不过三魂六魄尽在,只要给他稳住魂就好。”

听到这话有百姓惊喜的问道:“大人你能给他稳住魂魄吗?”

陈尚微笑道:“无需这么麻烦,人生不过大梦一场空,谁在梦中、是谁在做梦,又有谁说得清?”

“你真是你?我真是我?你又是谁?我又是谁?真真假假、虚虚幻幻,哈哈,大家伙何必这么在意呢?”

王七麟惊奇的看向他,这些事他有时候也会考虑,说起来这陈尚倒是他的同路人了。

徐大这边哂笑道:“你小子还真是庄周梦蝶了,大爷告诉你,你当然是你、大爷当然是大爷,咱们都是自己,咱们经历的事都是真事!”

听到这里,王七麟忍不住说道:“还别说,你们这么一说,我想起梦中听过的一段佛偈。”

“平日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徐大斜睨他道:“大家伙都在说现实呢,七爷你怎么扯出梦来了?别瞎扯蛋,你赶紧正经说话。”

王七麟幽幽的说道:“谁又知道这陈家小哥说的话不是正经的呢?徐爷,你先别说我扯蛋,我那梦里可不止有一段佛偈,还有人托我给你留一句话。”

他拖走徐大,正色说道:“徐大你听好了,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快二十年了!”

“我们现在正在尝试新的治疗方案唤醒你,现在最新的治疗方案是我们会在你的梦境中找一个人物去告诉你真相,但我们不知道最终会通过谁告知你这段话,只是真心希望你可以听到他的话,并配合我们的治疗,尽快醒来!”

听到这话,徐大懵了。

他的大脸上露出茫然之色,拉住王七麟的手臂慢慢的放到跟前,忽然张开嘴咬了上去。

王七麟一把甩开他怒道:“日您的腿,你咬我做什么?”

徐大说道:“大爷就是咬你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疼啊!”王七麟甩手道。

徐大说道:“哦,你也知道疼?既然疼那这是梦境中吗?这是幻境中吗?你当大爷没有做过梦?大爷做梦只有一种感觉,爽!”

“不过一旦感觉到爽,大爷就得起来换裤衩子了。”他说到这里又有点尴尬了。

王七麟很郁闷。

他本想玩弄徐大一次,没想到这货还是有脑子的,反而把他给玩了。

回去后他对陈氏说道:“你儿子的事是小问题,让道爷给他稳住魂魄便会好的。”

陈氏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大人,可能没那么简单,我家尚儿每到了午夜,就会说那个木头婆娘来找他了,他天天晚上会陷入恐惧。”

王七麟问道:“来找他做什么?”

陈氏更是迟疑起来,她悄悄的打量周围,几次开口又几次闭上嘴巴。

王七麟明白了,她在担心四周的环境。

于是他将人带进衙门,此时公堂上正好没人,他们便去了公堂。

王七麟让大家伙都坐下,等陈氏平静下来他问道:“这里没人,你说吧。”

陈氏对儿子陈尚说道:“尚儿,你将木头婆娘对你唱的歌谣唱出来。”

一直飘忽于外、淡然处之的陈尚脸上露出紧张神色,他吞了吞口水吟唱起来:

“一年好景在春前,去做神仙不计篇。莫道此身无著处,也应留得住多天。天上神仙有许难,不须超度要登坛。一朝遇著真消息,方信人间路险宽……”

听到这里王七麟、谢蛤蟆、徐大猛然站了起来,八喵也站了起来,学人的样子用两条腿撑地站直了身躯。

正趴在地上吐舌头的九六不知道怎么回事,茫然的看看王七麟又看看八喵。

八喵用尾巴撑地站稳然后去拉九六:快起来快起来,没看见爹他们都起来了吗?

陈氏母子吓一跳,纷纷又是惊恐又是迷茫的看向几人。

王七麟对徐大说道:“天上神仙有许难,不须超度要登坛。一朝遇著真消息,方信人间路险宽——这是哪一首名诗吗?”

徐大摇头道:“只从广难老和尚口中听过。”

王七麟也记得他们从那老和尚口中听过。

当时谢蛤蟆巧使计谋在大苇河面上弄出一群鬼,以鬼呼唤,逼广难入河,当时广难便是唱了这样一首佛偈后入水。

如今,他竟然在百里之外的罗坝县又听到了!

王七麟对陈氏母子说道:“这段佛偈——就是歌谣,是晚上会出现的木头婆娘唱的?”

母子两人一起点头说是。

王七麟道:“走吧,我们去你家看看。”

陈家在县城里头一栋小宅子,位于中心区域一条巷子深处。

这位置很不错,巷子两侧多有二三层的楼房,像陈家这样的寻常院落不多。

陈家宅子有些破落,但收拾干净,门口屋檐上挂着一块铁牌,上面有因为风吹雨打而褪色的四个字:烈士徇名。

徐大看到牌子下意识问道:“你们家里有亲人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英烈?”

陈氏苦涩一笑,说道:“没有,不过多年前蜀地闹水患,有一伙贼人盘踞其中,朝廷派遣水师去剿灭他们,我公公和我男人被征调做民夫,给他们运送粮草。”

“结果他们剿匪中有一次遇到陷阱,兵勇们或被杀或被擒,当时我公公和我男人也被擒拿了。”

“但贼人对民夫看管不严,有一夜恰好朝廷大军猛攻贼人水寨,我公公和我男人等民夫逃了出来,他们没有逃走,而是打开牢狱救出兵勇。”

“里应外合之下,贼人被剿灭,我公公和我男人等民夫被贼人给堵住,最终全死在屠刀下。”

“朝廷得知真相后感慨民夫们的忠勇,给我家送来了这样一块门牌。”

听完他的话,谢蛤蟆点点头道:“果真是烈士徇名。”

他指向斑驳的牌子说道:“你家遇上的那木头老婆娘会一些妖邪手段,她应当是想要害你儿子,但几次到来都被这牌子给挡住了,所以一直未能得手。”

四人进屋去看了看,院子有鸡鸭但收拾干净:

南边一块地方用竹子做篱笆圈起了一小块土地种了蔬菜,大院里的晾衣绳上挂着一些浣洗的粗布,屋子里有织布机,很寻常的荆楚民家。

屋子里没什么问题,他们又出了门。

王七麟指了指门上的铁牌说道:“陈氏,你只要保住这牌子没事,那你儿子的安全就不会有事。那木头婆娘应该就是个孤魂野鬼之流想要吓人,让陈尚夜里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好。”

陈氏一怔,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大人们……”

王七麟说道:“我们还要去你们的古籍乡查点事,差不多三两天后会回来,到时候若是那孤魂野鬼还没有走,我会亲自出手驱逐它。”

临走之前他又递给陈氏一张符箓:“这是蜃炭镇秽符,可以驱鬼辟邪,你将它贴在门内,这样就更不必害怕孤魂野鬼了。”

陈氏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敢开口,她接走符箓后连连道谢,目送着四人离去。

四人身影消失,她搬来凳子小心翼翼的将符箓贴在屋门上头。

太阳西斜,夜幕将近。

街头忽然有人家失火,左右邻舍都赶紧拎着水桶去救火。

陈氏是热心人也去帮忙,陈尚淡淡的说道:“这火是真火还是假火?事实上外面真的是着火吗?或许一切都是假的。”

听到这话陈氏大怒:“我看你是魔怔了,这火还有假的?你老老实实呆在床上,娘去帮忙。”

“那我也去吧。”陈尚起身。

陈氏把他给摁住了:“你晚上莫要出门。”

她急匆匆的离去,过了一阵门外响起一个喊声:“火太大,陈尚你也出来帮忙!”

已经上床歇息的陈尚起身喊道:“烧死人了吗?”

“还没有。”

“那着什么急?这是假火,这火在梦里,梦里死人不是真死。”

“你快闭嘴吧,这时候你还犯病?赶紧出来救火。”

陈尚说道:“起来了起来了,催什么催?这不是在穿袜子吗?穿上一只了,还有一只。”

外面的人急匆匆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穿袜子?赶紧去帮忙!”

过了一会陈尚还是没有出现,外面的人更急:“你怎么还没有出来?”

陈尚不耐的说道:“这不是还得脱袜子吗?”

外面的人崩溃了,叫道:“大家都在救火呢,你这里跟袜子干上了是吗?”

陈尚问道:“那到底要不要穿袜子?”

一句话把外面的人给顶的闭嘴。

又过了一阵陈尚才摇摇晃晃的出现,他拉开门问道:“要不要——咦,人呢?”

他拉开门往外一看,街道漆黑,入耳静默,原本皎洁的月光竟然不见了,本来在门外叫他的人也不见了。

他古怪的摇摇头,从门口探头往街头看去,街头漆黑一片,压根没有冲天大火。

这样陈尚搞不懂了,他挠挠头嘀咕道:“难道我又做梦了?唉,算了,还是回屋吧,今天夜色真黑,外面也真是安静,古怪,太古怪了。”

随着他声音落下,淡淡的月色出现了。

夜空中出现了一颗毛茸茸的圆月。

月色之下,一声野猫的鸣叫声断断续续传来,接着几声狗的呜咽声响起,再就是邻家孩童呜呜的哭出声来。

陈尚抬头看了看月色,回身关上门准备进屋。

就在他关门的时候,他身后响起笃笃、笃笃的声响,就像是有硬木棍敲在地上一样。

他下意识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身后一片空寂。

见此陈尚觉得不对劲了,他仔细去听,听见笃笃、笃笃的声音还在响起,这次出现在外面的街头上。

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而远去,他倾听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是有东西在外面顺着他家门外的院墙前后溜达!

一个场景出现在他脑海中:有人踩着高跷在外面贴着墙壁走。

如果踩着高跷……

他猛的抬头看向院墙。

院墙不高,有人踩着高跷的话他能看到人头。

但他没有看到。

门外笃笃声不急不缓,他忍不住想要开门去看看,但最终没能鼓起勇气,于是他想了想将脸贴在门上从门缝往外看。

如果有人沿着他家院墙来回走,他会看到人影。

但他看到一只眼睛。

门外也有一张脸贴在门上,正透过门缝与他对视!

陈尚下意识的往后窜去,一下子没站稳摔在了地上,然后他又连滚带爬往后窜。

木门摇晃起来,穿插式的门栓在摇晃中一点一点的挪开……

陈尚爬起来赶紧上去卡住门栓,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再次响起笃笃、笃笃的声音!

不是错觉!

先前有东西进入他家院子里了!

他惊恐的想要回头,但一只冰冷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一阵干枯沙哑的嘿嘿笑声响起:“终于,抓到你了。”

陈尚大声尖叫。

冰冷有力的手逐渐收紧,干枯沙哑的声音冷冰冰的传进他耳朵里:“别怕,小崽,娘给你唱首歌,唱首歌你就不怕了……”

“我、我要自己唱!”陈尚忽然大叫道。

后面的人有一瞬间的愣神,但她接着说道:“好,你唱。”

陈尚张开嘴唱了起来:“你说嘴巴笃笃,笃笃笃笃笃,笃一下你就会来呀……”

喜欢妖魔哪里走请大家收藏:(www.yqxds.com)妖魔哪里走一起写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 - 妖魔哪里走全文阅读 - 妖魔哪里走txt下载 - 全金属弹壳的全部小说 - 妖魔哪里走 一起写读书

猜你喜欢: 我,后土,寰宇至尊完美遮仙玄天龙尊雷法为王欲成仙造化之门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一剑倾国仙缘无限西游之金乌大圣苍穹九变洪荒之搏天命气吞寰宇觅仙道易鼎都市主宰神医洪荒之大凶穷奇武神皇庭科技传播系统一切从画江湖开始紫府仙缘最强仙武小兵系统含光大圣都市之地狱之主金丹九品西游之大娱乐家
完本推荐: 都市极品仙帝全文阅读奶爸至尊全文阅读神级透视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文娱不朽全文阅读低配版系统主神全文阅读修真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杀仙传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修改超凡全文阅读战国:我有无限大礼包全文阅读诸天纪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至尊丹帝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正版修仙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妹妹绝对不是普通人九龙圣祖重生之大学霸数风流人物海贼世界的长生者太古狂魔蛮荒生存手册养鬼为祸斗罗之黑白莲花毒妃撩人:王爷请上座我真不是仙二代重生之倩女纪事恐怖轮回:百倍奖励大秦:君临天下帝霸从知否开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红楼之群英荟萃开局一个狗头Q主角光环如此浓厚的人我真没想入赘我有五个大佬爸爸重生之战神吕布从影视剧提取技能乡野小神医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来自未来的神探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斗罗之我能支配时间三国:开局十万虎贲军

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妖魔哪里走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妖魔哪里走txt下载手机版 - 全金属弹壳的全部小说 - 妖魔哪里走 一起写读书移动版 - 一起写读书手机站